窑洞里的,重庆抗战兵工旧址见闻

188博金宝,在窑洞工厂建设后期,申新纱厂3000千瓦透平发电机组开始运转。申新发电厂作为西北地区最大的工业原动力,对于窑洞工厂的生产起到关键作用。1941年4月19日,占申新纱厂设备总量70%的前纺部全套设备和细纱机1.2万纱锭在窑洞工厂正式开动,人称“纺纱第二工厂”。源源不断的棉纱和布匹从这里生产出来,大部分被制成军装、军毯等被服物资,供给军需。

据介绍,该博物馆依托抗战时期“兵工生产洞”建造而成。抗日战争爆发后,兵工企业大举内迁。位于湖北的汉阳兵工厂工人们辗转千里,迁入重庆谢家湾。依托防空洞穴,他们建起一座巨型兵工厂——当时不仅是中国少有的可以生产各式陆军用轻武器的兵工厂,也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的生产轻武器的专业兵工厂之一。抗战时期,这里生产的武器源源不断送达前线将士手中。

  1921年的申新纺织公司在汉口创办第四纺织厂。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1938年8月16日,该厂第一批内迁设备从武汉徐家棚车站发往宝鸡。一年后,宝鸡申新纱厂(以下简称申新纱厂)正式复工。

一些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用品吸引了我们的目光。一个眼镜盒里的眼镜已经损坏,但是盒面“抗战必胜”四个大字依然清晰可见。

1940年1月,申新窑洞工程启动。最初,申新纱厂自行组织人员开掘,因进度过慢,转由来自东南的建筑公司承包,但他们缺乏经验,以致接连出现塌方事故。直到申新纱厂从重庆请来中央大学建筑系教师王秉忱和复旦大学土木工程科毕业的李启民,采用两壁青砖砌墙、顶部预支模板而后再以青砖发旋砌衬的科学步骤后,才使施工步入正轨,直到1941年2月28日,工程终告竣工。

建川博物馆目前开放的8个场馆,分布在24个防空洞内。进入博物馆,首先来到的是兵工署第一工厂旧址博物馆。展厅内,略微泛黄的灯光,墙上的老照片,展柜里的文件,把思绪拉回到那个年代。“汉阳造”步枪随处可见,一份第二厂迁渝工作进度简报、一张从悉尼汇款来的汇票、一张第一工厂颁发的工匠证明书、一颗从岩洞车间内挖出的铅锭……这些都是当时兵工厂迁渝后生产活动的真实证明。

1940年,申新纱厂专程派员赶赴贵州,延请一批高水平机械人才来陕开办铁工厂。凭借几台简易皮带机床和无尽的钻研精神,从维修损坏设备零件开始,铁工厂先后生产出化铁炉及各式机床102台,而后又以此为基础制成细纱机9台以及大型牵引粗纱机、梳棉机、棉条机、并条机和清花机等大批设备,诸项性能指标均达良好,保证了申新窑洞工厂的基本运转。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07日 07 版)

1940年8月31日,日机来袭,申新厂区直接中弹20多枚;1941年5月22日,日机再度轰炸申新,投弹40余枚,其中2枚直接命中窑洞工厂顶部,但此次受袭申新员工无一伤亡,大型设备无一受损,生产完全没受影响,仅有分散隐藏在窑洞外的棉花若干包被焚毁。

为了更真实地还原历史,博物馆还特别保存了众多当年兵工厂的生产设备,包括1937年的机床等,这些设备虽然有近百年历史,但维修一下竟然都还可以使用。

抗战后期,申新窑洞工厂缺乏燃煤和机物料、易损件,还要面对物价飞涨等难题。经过艰苦的考察,申新纱厂于1942年7月在陕西省白水县西固镇开办了宝兴煤矿,开采出质量较佳的上等半烟煤。在物料零件补充方面,由于申新纱厂的设备多为进口产品,损耗补充起初主要靠购买,后来竟发展到需由重庆经驼峰航线飞至印度购买紧缺物料。

这便是重庆建川博物馆。

责任编辑:

建川博物馆内景。

唐 浩摄

1939年,日军飞机开始轰炸宝鸡。为了应对日益严峻的防空形势,副总经理章剑慧首先提议在陈仓峪开挖窑洞工厂,移厂于地下。

讲解员告诉我们,开馆后的建川博物馆共展出了1万多件文物,其中有67件是国家一级文物,这些文物许多都弥足珍贵,再现了当时抗战的真实场景:如抗战时期的防空警报器,电影剧组拍摄抗日影视剧时曾专门借用;如当时防空委员会下属的掘埋大队的花名册,上面准确记录了几百个当时防空救援人员的名字。

原标题:窑洞里的“抗战被服厂”

重庆九龙坡谢家湾鹅公岩长江大桥下,一座高高的石碑格外引人注目:石碑顶端立着一座雕塑,一个手持汉阳造步枪的中国士兵正向天空中射击。石碑上“重庆抗战兵工旧址”几个大字,凝聚着令人感慨的过往。

申新窑洞工程共挖掘窑洞24孔,其中超过60米的“超级洞”就有7个,最高达109米。这7道纵洞又被6道横洞所贯通,还设有交通道、储水窖、棉条洞、吸尘塔及避让拐洞,另有3眼直通陈仓峪塬顶的通气孔,窑洞总长度超过3.5华里。整个系统交错纵横、设置科学。在窑洞工厂的上部,则是30多米厚的自然黄土覆盖层,非常坚固,防空效果极佳。

时光推移,昔日的兵工厂变为重庆建设厂的生产厂房。2008年,兵工厂遗址随着建设厂的搬迁而安静下来。2013年,该片区作为重庆抗战兵器工业旧址群,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7年7月,九龙坡区计划打造“谢家湾兵工抗战旅游景区”,目标是依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兵工署第一兵工厂”遗址,完成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这一想法与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一拍即合,“全国首个洞穴抗战博物馆”应运而生。

据《人民政协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